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本站 | 百度 | 谷歌 | 雅虎 | 搜狗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澳门葡京赌场_澳门葡京网上赌场_澳门新葡京娱乐场_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包头侦破特大制毒案 缴获毒品约6.5公斤
2016-01-04 来源: 作者:

核心提示: 包头市警方历时两个多月成功破获公安部“2015-1290号”特大跨省贩毒团伙案件,缴获冰毒约6.5公斤,斩断了一条由广东通往包头的毒品运输通道。此案是包头市警方破获


 包头市警方历时两个多月成功破获公安部“2015-1290号”特大跨省贩毒团伙案件,缴获冰毒约6.5公斤,斩断了一条由广东通往包头的毒品运输通道。此案是包头市警方破获的冰毒类毒品一号大案。线索初露端倪2012年,包头市东河区公安分局抓获了涉毒嫌疑人林某(女),切断了一条山西到包头的毒品运输通道。办案侦查员隐约发现,林某背后可能还隐藏着一股“暗流”,贩毒人员从山西进货的同时,也会“多条腿走路”从南方进货。东河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二中队侦查员多次提审林某后,2015年10月9日,林某提供线索,称四川籍男子曾某某长期向包头市出售大量冰毒。侦查员立即将此情况向刑侦大队和分局领导汇报,分局成立了以刑侦大队二中队为主的专案组。专案组围绕线索,准确锁定了经常来包头市的四川人曾某某。凭借多年的工作经验,侦查员感觉这次一定有“戏”可做,经过初步侦查,毒品交易的上线为曾某某,毒品运送人是大客车司机李某某,下线买家何某(包头人)也浮出水面。案情一波三折通过调查,侦查员掌握了嫌疑人在包头市交易毒品的基本流程。在做了大量精心准备后,专案组准备在曾某某下批货到达后对其进行抓捕,可曾某某却没有向下线何某卖毒品,反而订票准备回四川,并转出大笔现金。侦查员很疑惑,难道是案件侦办过程中,狡猾的毒贩有所察觉,准备逃之夭夭?专案组对侦查情况进行了回顾,排除了侦查工作暴露的可能性,推断可能是曾某某的毒品货源出现了问题,他回四川可能是准备开辟新的毒品供货渠道并变换毒品运送方式。随后,专案组派出两组侦查员,分别赶赴广东、四川开展侦查工作,同时紧紧盯着其下线何某。在四川省公安机关的协助下,2015年11月29日,侦查员在四川省将准备离开的曾某某和其马仔李某某抓获,但没有从曾某某身上搜出毒品,案件一下子陷入了僵局。此时在包头,对何某进行监控的侦查员发现,何某离开包头前往乌兰察布市,便进行了跟踪。为了不跟丢目标,侦查员饿了就吃方便面,渴了就喝矿泉水,困了就轮流在车上睡觉,之后却发现,何某突然急着返回包头市。2015年12月3日,毒贩邓某某和随行人员也坐飞机来到包头市。专案组预判何某没有发现曾某某被抓的情况,而是拓展了四川人邓某某这条进货渠道,并推断邓某某来包头市一定是交易毒品的。查清贩毒网络专案组判断该团伙可能使用物流伪装的方式,从广东中山发送毒品到包头,于是对中山到包头的所有物流公司进行摸排调查,发现邓某某在运送毒品的过程中与马仔陆某某频繁联系,且邓某某来包头后住在陆某某的租住房内。2015年12月6日21时许,侦查员查到九原区井卜石窑子村某物流公司准备接收一批从广东中山发来的货,接收人就是陆某某。侦查员查清了邓某某的贩毒网络,该涉毒团伙形成了以广州邱某某为一线,邓某某为二线,何某、彭某、张某等人为三线的贩毒网络。邓某某从广州人邱某某手中购买毒品,然后交给中山人何某某,由何某某将毒品装入灯具内,以运送灯具为名,从中山市古镇托运发送到包头,接货人为陆某某,由陆某某取回货后交给邓某某等人。何某、彭某、张某3人再向外出售。2015年12月8日,侦查员跟踪发现,邓某某、何某在一家KTV见面了。随后,侦查员化装成服务员对他们进行实时监控,发现两人在一起主要是吸食冰毒、谈毒品交易的事情。灯具中藏毒品2015年12月9日10时40分许,刚从九原区井卜石窑子村某物流公司取上货的陆某某,被侦查员抓获。侦查员打开陆某某取的两个纸箱,发现里面装的都是精美灯具,毒品被分装在每一个灯具的内部。共查获冰毒5.53公斤。与此同时,在昆区25号街坊3楼一出租房内,特警抓获了嫌疑人邓某某,现场查获毒品5.05克、麻古8片,缴获毒资6万元左右。第三路特警也同步行动,在青东佳苑2栋3楼抓获了正在吸毒的何某,现场查获冰毒620克、麻古约26克、大麻约27克。随后,何某的下线史某某和杨某某、邓某某的另一条下线彭某、彭某的下线黄某等人,何某的下线董某某、杨某、狄某,邓某某的第三条下线陈某某及陈某某的下线王某相继落网,共缴获冰毒320克。至此,公安部“2015-1290号”特大跨省贩毒团伙案件成功告破。该案共抓获涉案人员21人,刑事拘留13人,监视居住1人,强制隔离戒毒3人,社区戒毒4人,缴获冰毒约6.5公斤。记者与毒枭面对面2015年12月30日,记者在看守所审讯室见到了该案“中间人”何某。戴着镣铐的何某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风光,他说得最多的就是“后悔”两个字。他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经历。何某曾是一名银行职员,1998年下海经商销售挖掘机,日子过得挺滋润。2009年,他在KTV招待客户时第一次吸食了冰毒。2014年,他见朋友吸毒时,又蹭吸了几口。2015年,他的妻子患上癌症,他的生意也不做了。何某说:“妻子病了急着用钱,我做生意也赔了,一个朋友问我能否找到买毒品的渠道,我就想到了被拘留时认识了一个人,他说自己的侄子就是贩毒的,我要了他侄子曾某某的电话,自此开始疯狂的吸贩毒,后来曾某某这条线断了,我又联系到了邓某某。我这么做,就是为了给妻子看病,觉得这个来钱快,结果妻子的病没治成,我也被关进来了。她要是知道我靠贩毒挣钱,一定恨死我了。我的儿子才上幼儿园,以后他们母子俩可要受罪了。”(记者 周 蕾)欢迎关注:内蒙古晨报全媒体微信集群,欢迎您关注——扫描上图各二维码,获知与众不同的新鲜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

 
更多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姓名 : *
  • 评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