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本站 | 百度 | 谷歌 | 雅虎 | 搜狗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龙岗大运
南岭村引入“千人计划”团队攀登生命健康技术高峰
2017-07-06 来源: 作者:

核心提示: “这是否意味着,不久的将来,我国一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肿瘤抗体“产品将产自南岭村?” “是的!” 近日,在南岭生物医学研究院大楼的实


  “这是否意味着,不久的将来,我国一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肿瘤抗体“产品将产自南岭村?”

    “是的!”

    近日,在南岭生物医学研究院大楼的实验室,张育彪、容益康和杜孩面对深圳商报记者的提问,给出了相同的回答。

    张育彪,深圳市龙岗区南岭村社区党委书记、居委会主任,南岭村的“掌门人”。

容益康,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千人计划”专家。

杜孩,深圳康体生命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总经理。

三个人的联手,缘于深圳康体生命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康体生命科技有限公司诞生于2016年,致力于设计、研发、生产“新型抗体”,南岭股份合作公司是该公司唯一企业股东。张育彪笑称,我们也在当“创客”,攀登生命健康技术高峰的项目是技术创新,集体经济联手高新技术团队推动转型升级也是管理创新。

把根扎在最懂我们的地方

容益康教授:中山大学教授,前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终身教授,2013年获国家“千人计划”创新长期项目资助。

赵勇教授:中山大学教授,前美国西南癌症中心资深研究员,2011年获国家“青年千人计划”项目支持。

陈海洋教授:中山大学教授,前美国卡内基研究所资深研究员,2016年获国家“青年千人计划”项目支持。

翻阅康体生命科技公司的团队名单,是一次实力发现。业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一个‘千人专家’可以带动上亿产业”。一个企业里有一位“千人计划”专家已经很了不起,3位“千人计划”专家一起创新创业,则属罕见。

为什么会选择南岭村?杜孩坦言:“创立公司时我们就在想:除了核心技术和商业运营这两个必备条件之外,我们还需要什么?我们需要把根扎在最懂我们的地方!”

“项目组看重的是深圳的创新氛围,以及南岭村转型升级的超前想法和决心。”在容益康看来,有些地方引进项目更多的是一种指标性的扶持。“搞科研需要沉得住气,耐得住寂寞,如果有‘指标’压力的话,会牵扯技术团队很多精力,与初衷适得其反。当初考察环境时,我们在南岭村呆的时间最久,就是觉得这里跟某些地方不太一样。南岭村能听懂我们所讲的东西,知道我们最需要什么,这非常不容易,它给了项目组去别的地方不一定能求到的东西,我们喜欢这种感觉。”

“我们村给项目组提供了‘拎包入住’的条件,解决了企业在研发场所以及后勤保障方面的后顾之忧,但这并不是康体生命科技公司选择与南岭村战略合作的决定因素,因为能提供‘拎包入住’条件的并非只有我们南岭村。”张育彪坦言,谋求转型升级的南岭村一直有个梦想——投资培育出一个伟大的企业,康体生命科技公司用心做项目的情怀与南岭村的梦想非常契合。生物医药是个专业领域,南岭村不参与康体生命技术公司的经营管理,不把创新项目做成面子工程,不给科研施加功利干扰,只有这样,技术和运营团队拥有更大的自主空间才能走得更远。

自主研发是一条寂寞的路

康体生命做什么?“康体”是“抗体”的谐音,其方向是新一代单分子抗体技术在抗体药物、医疗检测及科研方面的应用。

抗体是现代生物医学应用最广泛的产品之一,生物制药、临床诊断、食品药品安全检测以及生物医学的科研等都离不开它。全球对抗体制剂的需求非常大,2016年抗体需求超过1000亿美元,并以每年13%的速度增长,仅以科研用抗体制剂为例,每年亚太市场的利润就达5亿美元。要是算上抗体药物,其市场更是巨大,一个抗肿瘤药在美国的年度销售额就达到100亿美元。

康体生命科技公司要做的新型抗体叫SDAC。1993年,比利时科学家在驼类及鲨鱼类动物中发现了驼类单域抗体SDAC,解决了传统抗体制备周期长、成本高、批次差异大、不确定性高的瓶颈问题。2001年成立的比利时企业Ablynex是全球唯一专门从事SDAC抗体药物研发的公司,目前市场价值超过80亿欧元。由于主要的保护专利于近期在全球过期,SDAC已是国际医学研究产业化的热点。

“目前国内高校实验室中的抗体有95%来自国外进口,而国产抗体大部分又是对国外产品的‘高仿’,且售价很高,这成为影响我国抗体研发效率的一大短板。生物药品的价格那么高,主要是因为大部分专利掌控在国外企业手里,如果仅从收益考虑,‘拿来’并‘高仿’是最方便的。但是,忽视研发平台的建立,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急于求成,只能永远被人卡住脖子。争夺话语权需要消除浮躁,走稳健的路子,在前期构建好核心技术之后,真正产业化才能成为可能。”容益康告诉记者,康体生命科技公司从创立的第一天起就选择了走一条在国内许多企业看来“寂寞”的路子——研发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新型抗体,成为中国SDAC研发的领头羊。

国家鼓励自主创新的大环境让容益康、赵勇、陈海洋3人放弃了在国外安逸的生活回国,在进军新型抗体领域的路上越走越远。作为康体生命科技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他们有着特别的自信——通过自主研发实现“弯道超车”,成为国内首个成熟的抗体研发制造公司。

“康体生命不会像目前许多企业仅关注抗体产业末端的东西,我们选择站在高端的位置,坚持稳健的自主研发路子,走这条路需要时间的沉淀,项目组要沉下心来,耐得住寂寞。但是前期你的技术门槛高到一定程度之后,你的商业优势恰恰也就在这里。今后高校、研究院、医院、制药厂、政府检测机关等有需求时首先想到的是康体生命,我们可以为其提供个性化服务,制备SDAC,我们就是要争夺这种话语权。”容益康如此表述。

有能力发展成为国内领头羊

处于初级阶段,至今没有自主研发的SDAC抗体进入临床阶段,这是目前国内SDAC行业发展的现状。“这恰恰是我们的发展机遇,因为这说明我国尤其需要专业从事SDAC研发并具备完善的研发能力的机构。康体生命技术团队经过早期的积累,已经具备了填补国内这项空白的能力。”总经理杜孩表示,深圳完全有条件有能力发展成为国内SDAC研发的领头羊。

目前,康体生命科技公司已经有30多项技术在申请国家专利,在研发新型抗体方面,康体生命强调自己“不是另一家生产普通抗体的公司”,它有着自己的发展三步曲: 第一步是为市场上最广泛应用的抗体提供替代产品,包括科研、医疗检测、生物安全等抗体,优先开发国内需求巨大,而又依赖进口的抗体;第二步是利用SDAC的特殊优势根据特殊需要研发其他技术生产不了或效价不好的抗体,即定制抗体;第三步是与国内、国际药物开发企业合作,开发新一代抗体药物。

康体生命的自信,实则是深圳的自信。2011年起,深圳市委市政府实施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孔雀计划”,推动支柱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域的人才队伍结构优化和自主创新能力提升,以实现人才资源配置和产业优化升级的高端化、高匹配,推动经济发展方式进入创新驱动发展轨道。“孔雀计划”重点支持的领域中,就包括生物、生命健康等战略性新兴产业。今年3月,康体生命科技公司正式申报“孔雀团队”,理由是能够解决当今抗体产业发展的瓶颈问题。

今年下半年,康体生命还将建立一个面向高校学者、海归创业者的公共大型综合性实验室,并以此为依托,建立生物医药精准孵化器,为高科技人才在深创业研发提供实验室平台、仪器、管理、运营、居住、办公、融资等一站式服务,帮助企业节省不必要的人力成本开支。

集体经济引入高新技术人才攀登生命健康技术高峰,南岭村的“创客”之路越走越宽。

更多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姓名 : *
  • 评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