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本站 | 百度 | 谷歌 | 雅虎 | 搜狗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球探即时比分_球探网官网_球探导航网_球探比分直播
格列·弗雷| 一个美国老炮儿的离开
2016-01-23 来源: 作者:

核心提示: 还有多少人记得老鹰乐队,Eagles。成立于1971年,80年代初解散,14年后又重组。重组后避开了吃老本,而是拿出更好的作品。成为继The Beatles、Led Zeppelin之后的历史上第三畅销乐


 还有多少人记得老鹰乐队,Eagles。成立于1971年,80年代初解散,14年后又重组。重组后避开了吃老本,而是拿出更好的作品。成为继The Beatles、Led Zeppelin之后的历史上第三畅销乐队。拥有7张专辑与29支单曲。“Hotel California”(加州旅馆)和“Take It Easy”是20世纪两首钻石级金曲。他们在没有电脑数位,雷射光效的年代,不计算秒数,凭简单乐器与直接的感性表达音乐。把摇滚、流行和乡村音乐很好地结合起来。前几天,这个传奇乐团的主唱格列·弗雷离开了。格列·弗雷在老鹰乐队中担任主唱、吉他、键盘,同时也是词人和演员,擅长吉他、贝斯、键盘和口琴。作为老鹰乐队的成员,他六次获得格莱美奖,五次获得美国音乐奖。关于这只乐队,有一部三集纪录片《老鹰乐队史:一支美国乐队的故事》。而第二集的第一人称讲述者,正是格列·弗雷。他描述了乐队解散14年后重组的前因后果以及磨合的过程,包括他和唐·亨利的关系,为什么唐·费尔德会被开除,快被酒精和毒品完全摧毁的乔·沃什如何重新振作起来,乐队后期作品的创作构思。 解散14年后重组对大多数 80 年代出生的音乐爱好者而言,许多人对老鹰乐队的认知都是从1994 年的“ 冰封地狱”(Hell Freezes Over)现场开始的。那一年,他们解散14年之后重新合体演出,并且得到了好的音乐成绩。而在写歌阶段,这个以往格莱美奖的常客乐队甚至不能确定还能不能再拿出好音乐。他们害怕再次出现1978年制作《 The Long Run》时的窘境,当时格列·弗雷和唐·亨利之间的许多音乐探讨最终毫无成果,他们花去了十八个月才在1979年制作完成,这也成为乐队解散前最后一张专辑。因此当1994年再次合作时,他们都有点沉默寡言,因为怕自己的想法不够好甚至不愿说出来。“这次会像 1978 年一样艰难么?”主唱格列·弗雷和唐·亨利努力探讨怎样再写出一首歌——“说真的,如果我们还能做到的话。”成员们团团围坐,探讨“该写点什么”这样的问题。然后唐·亨利说:“好,我已经确定了歌名,就叫《克服难关》(Get Over It)。然后他接着说这首歌讲的是什么,把他惹恼了的事情究竟是什么——他觉得这年头在电视上看到的事情,每个人好像都在抱怨别人的过错,对此他感到非常厌倦,所以要写这么一首歌,开头直接用 Chuck Berry 的风格,不用七和弦……等等。探讨的过程则显得非常解脱了。老鹰乐队的成员事后都觉得:“天啊,依然可以一起创作,难以置信!”他们完成了一首,也许就能完成更多首,那感觉真的太棒了。对他们而言,能够坐到一起写新歌,这是一次艺术上的伟大和解。对于老鹰乐队来说,重组是个奇迹。其实 1982 年解散之后,关于希望他们重组的呼声一直都有。在1980年代,经典摇滚乐开始攻占美国电台。 当时乐队已解,但他们的歌却一遍又一遍地被播放着。有人曾经告诉格列·弗雷,人们不仅是单纯地听老鹰乐队的歌,而且在实践歌曲里面描述的生活。人们跳着芳丹果舞驱车穿越美国、和女朋友分手、经历失业、生活发生巨变。第一届美国电影节开始时就有人愿意付给乐队成员 100 万美元求重组演出,但被格列·弗雷拒绝了。那时候他正享受自己的人生,他把自己的第一张单飞专辑命名为 No Fun Aloud,他意识到那段时间所做的事情,要比之前做老鹰乐队的专辑 The Long Run 的三年时间,开心自由得多(80 年代单飞后的格列·弗雷 ,单曲 The Heat is On 曾经攻占了 Billboard Hot 100 亚军位置)。 格列·弗雷知道自己需要一个写歌的搭档,所以找到了朋友 Jack Tempchin,一位很棒的作词人(他们合作的 You Belong to The City 取得了同样的成绩)。接着格列·弗雷又出演了一些电视剧和电影,比较著名的有 80 年代的热门剧集《迈阿密风云》,以及和汤姆·克鲁斯飙戏的《甜心先生》,他一点都不想重组乐队,因为手里的事情已经足够让人开心,生活除了老鹰乐队还有许多乐趣。而真正让格列·弗雷回心转意的契机,是 Common Thread 这张专辑的发表,唐·亨利去纳什维尔找了一帮人录制了一些老鹰乐队的歌曲,给瓦尔登森林项目(一个环保计划)筹集资金。导演 Travis Tritt 准备做一首《放轻松》的 MV,想知道这些乐队成员愿不愿意在其中露脸。格列·弗雷说:“那……好吧。”老炮儿们在乐队解散后到重组前,吉他手乔·沃什的生活一团糟,格列·弗雷下午 1 点给他打电话。“你好啊是我,兄弟”“我很好,不用担心我”。但格列·弗雷和唐·亨利都清楚他的状态并不好,非常担心他。最后,Irving Azoff(乐队经理)和唐·费尔德把他送去了康复中心。当乔·沃什刚从康复中心出来,乐队开始排练时,他状态依然很差。但是经过一年逐渐清醒的过程,他找回了自我。后来他的演奏和演唱水准,比格列·弗雷认识他之后的任何阶段都要好。之后,他们给乐队设定了底线,绝不允许毒品和酒精出现。所以重组后所有人的状态都非常棒。然而,还是出现了分歧。1994年和 Irving 讨论重组老鹰乐队的时候,格列·弗雷明确表示:除非他和唐·亨利挣得比别人多,否则他绝不参与重组。格列·弗雷和唐·亨利是老鹰乐队的核心人物,自始至终坚守在自己岗位上,有人说,他们俩在老鹰乐队的地位就如同列侬和麦卡特尼在甲壳虫乐队一般重要。两人也是乐队成员中仅有的在过去 14 年中取得过一些单飞成绩的人,他们的努力让老鹰乐队的名字依然能出现在电台、电视和剧院。"take it easy"最终 Irving 和格列·弗雷达成了重组的一致意见,乐队所有人都高兴,除了唐·费尔德。于是格列·弗雷给唐·费尔德的代表打电话,他说:“你好 Barry,我是格列·弗雷。很遗憾是由你来代表乐队中唯一的混蛋和我讲话,但我必须得和你说清楚。要么你们在今天日落之前把合同签了,要么我们找人代替唐·费尔德,这是最后通牒。”唐·费尔德最后签了,不然他就要离开乐队。就这样, 老鹰乐队开始了重组之旅。但唐·费尔德在此之后其实从未真正满意与高兴过。“一个摇滚乐队并不是一个完美的民主体系,而是更像一支球队,没有人能够不依靠队友而单打独斗,但也绝非每个人都有无限开火权。”格列·弗雷说。随着时间流逝,唐·费尔德对于自己的收入越发不满意,且更在意格列·弗雷拿了多少钱。于是乐队其他成员最后决定,不再与他共事了。2001年,唐·费尔德离开了老鹰乐队。格列·弗雷的遗憾90 年代重组时的新鲜劲儿已经过去了,“冰封地狱”中的那些新歌也散了热,老鹰乐队需要做出一张新作品。他们大概花了两年半时间磨合,在2007年精心打造出了“远离伊甸园”(Long Road Out Of Eden)。而正是这张专辑真正把他们带回了最擅长的领域——写歌、唱歌。“远离伊甸园”由唐·亨利命名,讲述了一个和伊拉克战争有关的故事,有点像“最后的圣地”——一首如同大卫·里恩 电影一般的史诗作品。老鹰乐队完成之后并没有把它交给唱片公司,而是选择了沃尔玛去发行,事实证明,“远离伊甸园”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件事当时震动了欧美音乐产业,人们开始探讨当下唱片公司存在的价值。2011年3月,这只成员平均年龄已60多岁的乐队曾到上海举办过一次巡演——“逃离伊甸园”,众多的中国乐迷前去一睹这些老牌摇滚人的风采。回看Eagles,无疑它是一支少有的事业及其成功并且经历异常完整的乐队。辉煌、解散、重组、新生,所有的戏码都具备,而且没有像许多 70 年代辉煌过的乐队那般,在 90 年代后重组时只能吃老本。格列·弗雷曾非常后悔 70 年代后期没有处理好乐队的一些危机而导致分道扬镳,但幸运的是,他有了第二次机会成为老鹰乐队的领航者,成为唐·亨利的亲密搭档,使乐队重新团结,一起玩音乐。这些成就与他非凡的领导力有关。多年过去,格列·弗雷想起老鹰乐队,铭记的大多是美好的事情。他记得大家是多么由衷地彼此欣赏,曾经多么开心,以及一些微妙的意外的运气。他思考能够重组起来的真正原因是:每个人的生活都找到了恰当的方式。唯一的遗憾则是未处理好唐·费尔德这件事,以至最后对簿公堂。而今,格列·弗雷成了2016年1月又一位离开我们的重要音乐符号。不知道这群历尽世间百态的摇滚老炮们,能否最终走向和解。(欢迎关注“米格尔街”微信号:MiguelStreet)

 
更多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姓名 : *
  • 评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