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本站 | 百度 | 谷歌 | 雅虎 | 搜狗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医疗保健
入门押金费高达85万 "医养结合"还需迈过几道坎儿
2015-12-07 来源: 作者:

核心提示:   10月18日,北京,2000多平方米占地面积、6000多平方米建筑面积和212张床位,坐落于西城区的广外老年公寓,是北京市西城区规模最大的民营养老院。(资料图片) CFP供图  近日,国家卫生计生委等8部门共同起草


  10月18日,北京,2000多平方米占地面积、6000多平方米建筑面积和212张床位,坐落于西城区的广外老年公寓,是北京市西城区规模最大的民营养老院。(资料图片) CFP供图

  近日,国家卫生计生委等8部门共同起草的《关于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正式公布。这份《意见》提出,到2017年,要初步建立医养结合的政策体系、标准规范和管理制度,建成一批兼具医疗卫生、养老服务资质和能力的医疗卫生机构或养老机构。

  截至2014年年底,我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已经达到2.12亿,占总人口的15.5%。在选择如何养老时,除了熟悉的居家或者社区养老形式,越来越多的老人加入到机构养老的队伍中去:一方面能够让自己享受到更加专业的服务;一方面也相应地为子女减轻了照料负担。

  但问题是,目前大部分的养老机构只能提供吃饭、睡觉这些基本服务,而老年人年迈体弱,更需要日常的医护和方便的就医环境。如何将养老和医疗顺畅连接起来,成为提升养老服务产业至关重要的一步。

  “医养结合”的提出,实际上就是鼓励养老机构将医疗服务和养老服务相结合,为入住在养老院里的老人提供更多的医疗便利。这样的设想,其实在2013年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中,就已经明确:要“积极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

  《意见》出台后,中国青年报记者走访了北京市多家“医养结合”的养老机构发现,养老机构受制于自身场地、资金、人员、审批等方面的条件,推进“医养结合”的过程并不轻松。

  具备优质医疗资源的养老院太贵

  在没有安装门框和窗扇的一层娱乐大厅内,年近80岁的张华操控着轮椅上的方向杆,穿梭在养老院一层的娱乐室之间,如果有需求,他还可以“自驾”穿过十几米的室内走廊,到隔壁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为自己或者老伴拿药。

  张华现在入住的养老院与他此前居住的不同,他现在生活的北京市恭和苑养老院内有一家功能齐全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在这个占地1.3万平方米的生活社区里,有南北两栋大楼供老年人居住。北楼长廊的对面,是其医疗中心即双井第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在该楼的北侧,还有一辆标有120字样的救护车“随时待命”。

  两年前,恭和苑被北京市政府确定为首个“医养结合”试点养老机构。事实上,养老机构设置医疗机构,在北京市已经是标配。

  去年,北京市民政局会同9个部门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推进本市养老机构和养老照料中心建设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本市所有养老机构和养老照料中心都要具备医疗条件,构建“医养结合”的服务模式。

  其中提出,实现“医养结合”的方式,包括独立设置、配套设置与协议合作。配套设置是指采取内设医务室、卫生所(室)等或引入周边医疗机构分支机构等。独立设置是指有条件的养老机构和养老照料中心可采取申请独立设置康复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等医疗机构。

  张华老人入住的养老机构采取的是配套设置的方式。4层楼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里,有基本诊疗、康复医学科、内外科等各种科室。据工作人员介绍,不仅养老院老人,附近社区的住户也都可以来社区医院看病。

  虽然看病就医方便,但这家养老院每月租金要比普通养老院高出两三倍。以一位自理老人为例,最低收费每月是11000元,加上餐费,每月最少需要12650元。

  而北京市人社局和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度北京市职工月平均税前工资为6463元,有媒体曾按现行社保比例进行扣除计算,实际上,职工个人每月拿到手的可支配收入不足5000元。

  与恭和苑养老院相比,北京太阳城银龄公寓则是一家独立设置医院的养老院。“当初过来就是因为这里有医院”,赵枫说,她搬来昌平小汤山的太阳城银龄公寓生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小区的正门附近就是太阳城医院,看病就诊相对方便,而且可以用医保卡”。

  太阳城养老院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目前这里其他类型的公寓床位都很紧张,“排队也未必能排上”,新入住的老人基本推荐前往一栋酒店式风格的公寓,这里的收费也不低。以标准间为例,最低医疗押金相对应的每月租金为4000元,不含餐费、电话费、空调费及采暖费等,如果需要雇护工的话,按最低标准,每月也要多支出3000元左右。所有开支加一块,一个月也要“破万”。

  今年6月开始试运营的泰康之家燕园养老社区也是一家独立设置医院的养老社区,位置更加偏远,位于六环以外。但曾国华夫妇仍然想要入住这里,“燕园不仅有自己的医院,还跟周边两家三甲医院建立了绿色通道,能够方便住在养老院的老人挂号看病”。本报记者在这家社区的销售中心看到,泰康医院还邀请了北京海军总医院、北京急救中心、北京安贞医院等众多医院的专家定期坐诊,个别专家可保证一周内连续多天在场。

  优质的医疗资源也意味着住在这里需要交更高的费用。这家社区的销售人士告诉记者,泰康之家燕园二号楼的“温馨一居室”每月服务费5000元,餐费按实际消费另行支付,但入门的押金费就达85万元之多。

  上述人士坦承,目前他们的养老社区服务的主要对象是“三高”(高管、高知、高薪)人群。

  医养结合需要量体裁衣

  实际上,“医养结合”并不是鼓励养老院追求“高大上”独立设置医院,更多的是,鼓励中小养老机构内设医务室。

  “对养老院来讲,医疗机构的设置是根据接收对象而定的,不能搞大而全。”北京市民政局福利处副处长李树丛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医养结合”是以养为主来配置医。

  在李树丛看来,养老机构设置医疗机构的时候要根据自身需要“量体裁衣”。如果是侧重临终关怀的养老机构,配置的医疗机构要以临终关怀为重点;如果入住的是生活自理的老人,配置的就是慢病管理机构;如果养老机构非常大,可能会设置一个综合性的医疗机构。

  “我们鼓励开展多种形式的‘医养结合’,但并不鼓励把所有的养老院变成医院。”李树丛说,养老院是精细化服务的,根据服务对象的需求配置相应的医疗保障能力。

  李树丛说,北京市中低收入老人居多,可以通过内设医务室来保证他们的就医需求。“老人往往患有慢病,需要经常取药,每天去医院不方便,养老机构有医务室的话,每天把这些药进过来就行了”。

  11月25日,北京市规划委和民政局共同组织编制的《北京市养老服务设施专项规》正式向社会公布,其中明确提出了“9064”养老发展目标:即到2020年,90%的老年人在社会化服务的协助下通过家庭照顾养老,6%的老年人通过政府购买社区服务照顾养老,4%的老年人入住养老服务机构集中养老。

  在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看来,依靠家庭养老的老人多数医疗需求不多。需要社区及机构支撑的老人,大部分都对医疗服务有一定要求。“社区及机构养老,主要针对失能及半失能的老人,医疗服务的配套就显得尤为重要”。

  朱恒鹏指出,社区及机构养老的“医养结合”,一方面需要养老机构有医疗服务能力,满足老人需求;更重要的是,能进一步获得医保支付的资格,降低老人负担。他称,目前长期照护保险还在探讨阶段,因此,医保支付对于老人是很关键的经济支撑。

  而众多的民营养老院、托老所,一方面受困于资金和场地限制,无法做到医养深度结合;另一方面,即使其设置了医疗机构,能否纳入医保定点医院也是个问题。

  为了方便中小养老机构内设医务室,去年,北京市民政局等部门联合出台了《关于进一步推进本市养老机构和养老照料中心建设工作的通知》。

12下一页
更多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姓名 : *
  • 评分 :